理智发言,平心静气
 
 
 

头疼啊……疼疼疼疼…

全文链接
 

【朱白】无名之名-sp1

-  若海


蜻蜓透明的翅上反射着琉璃一样的光,振翅欲飞的画面定格在了照片里。午后的阳光透过薄幔落在身上,白宇合上摄影集转头看向外面,可以看到远处波光粼粼的海。


两年时间龙一跃成为了自由摄影师中的新秀,以胡杨的身份拿下不少奖项。不过龙似乎从来不在意这些,卧室里,客厅里任何角落都不到任何奖杯,而贴在卧室墙上的样片更多是大海、海鸟和海潮,一年四季,晨昏早晚,几乎是所有时刻的大海,明暗线一路连接,整面墙变成了海。


龙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在想什么?这两年都在想自己吗?白宇望着墙发呆。两人回到广州已经...

全文链接
 
 
 

好喜欢

全文链接
 

【章远|庞嘉】夏日星-sp4

-琥珀糖-

庞队刚从办公室出来就接到了庞嘉班主任的电话,还以为是儿子出了什么事,仔细听过后才知道庞嘉想转学。

“祖宗你想转哪儿去?当年你考一中多不容易啊。”

庞母脾气急一些,刚把庞嘉接上车就开始数落,庞嘉坐在副驾座抱着书包看着车窗外一言不发。庞母见庞嘉混不吝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这孩子真是跟你爸一样,干什么都自己拿主意,从来不和别人商量。”

“我想转去三中,一中好累。”庞嘉扯了个借口。

“哪儿的尖子生都累啊,你去了三中就不累了吗?”

庞母正要继续说教,庞嘉立刻使出了百试不爽的缠人大法,一个劲儿的服软搞的她拉不下脸,只好作罢。回了家,庞队听了庞嘉的转校理由,二话没说拍腿同意,气

全文链接
 

扯个犊子。

每次完结一个故事,我就要陷入一个短暂的抑郁期。

于是在正事间隙,

疯狂的找资料,看电影,读剧本,听音乐。

拼命去挖掘自己的脑洞。

有点强迫性质的让自己开启新的故事。

(然后完结超快…于是又陷入上述循环)


国内审查制服的条条框框限制了编剧,导演的才能。

每个人在体制下收益的同时,

也都失去了逼自己一把的勇气。

太多网文小说改编的剧良莠不齐,质量不等。

我们的电影正在进步,

电视剧却原地打转,圈快钱,消费IP,抄袭……

难出佳作。

我们不应该再把电视剧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了,

应该认真看待我们的大众艺术到底应该如何发展。


禁忌的、敏感的,甚至疯狂的、黑暗的

但能激发我们深层思考和认知的题材,

少之又少……

不禁扼腕叹息...

全文链接
 
 
 

一到音乐推送环节,就说明正篇完结啦~!(*^ワ^*)

感谢喜欢~

NATALIE送给无名之名ヾ(❀╹◡╹)ノ~



无名之名大概是我(瞎)写过的,原创人物最多的一篇了。大致数了数,有名有姓的角色多达8位。中间好几次时间线差点搞崩掉「ʘᴗʘ「。

感谢喜欢和评论(看评论时我是超级无敌开心的哈哈哈)
希望居居和北北能在电影圈大放异彩,
拓宽戏路,收获富足成长,成为优秀的演员!!!

小声哔哔:好希望他们能和妻夫木聪,小田切让还有小池荣子姐姐一起演这个……(我去做梦了•ᴗ•,别叫醒我。)

全文链接
 

【朱白】无名之名-30

-30-   海鸟


*快要完结了~所以咱们也就换成简体字啦~(•̀⌄•́)*


BGM: HOME - Bruno Bavota


惠子拄着双拐向田径部提交了退部申请,她的腿需要疗养一年,已经赶不上全国大赛了,不如提前退部将名额空出来。部长看着她打了石膏的右腿拍着她的肩,向来木讷的部长也说得出

“部里少了你这样的得力选手真是太可惜了。不过我们永远是朋友,记得有空回来看看我们。”这样的话。

惠子笑着推开他,“太肉麻了!你们啊,要给我拿下冠军!”

放学时很多同学帮她拿包一起送她到了校门,父亲已经在校门口等着她。转瞬一瞥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好像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朱白】無名之名-29

-29-   東京灣


惠子到學校的時候,周圍的同學紛紛圍了上來。課桌裏塞滿了大家送的千紙鶴和祈禱康復的小禮物。就連以前經常欺負自己的那幾個女生也留了紙條,寫著對不起和振作起來。惠子將雙柺立在桌邊,同學們扶著她坐下,和她聊了起來。一個女孩指著手機屏幕的新聞擔憂的問道,

“妳不怕嗎?那是槍啊……”

“怕呀…不過還好衹是打在腿上而已,嘿嘿。”

“內田怎麼樣了?救下來了嗎?”

“嗯嗯,救下來了。”

惠子說完笑彎了眉眼。她盯著手機裡面龍的聯繫方式看了很久才點擊刪除。


————三個月前————


高崎被調職的消息傳回了京都西一警署。警士長眉頭緊鎖,高崎是他派去東京警視廳的主力,沒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朱白】無名之名-28

-28-   交換


“衹是……她聽說你回來了…便要想著先除掉你。那傢夥背叛了芷江,背叛了你父親。”

白宇一邊說,一邊給龍添了杯茶。龍接過茶杯喝了一口,茶是溫的,很暖。


“你喜歡大海吧?”龍端著必茶杯問了一句。

白宇被龍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,忽然沒了思緒。他總是不明白龍的問題究竟是什麼意思。龍放下茶杯,笑著說到,

“我突然想起來……我在橫濱養傷時住的那個房間,牆上好像貼滿了大海的照片,是你拍的吧?不僅僅有大海,還有海鷗,貨船……很漂亮。”

白宇不再說話,龍也不再說話,而是湊近他捧著臉頰輕輕吻他柔軟的唇,溫熱的吻平復了兩人的心跳和情緒,白宇閉上了眼。


“我帶你回你出生的...

全文链接
 

七夕

全文链接
© 堂前乌鹊_鸦仔|Powered by LOFTER